姐姐调教弟弟 扫一扫穿越到手机
、“你为什么要这样做”在家里的大厅,姐姐坐在沙发上问我,双腿翘起了二郎腿,穿着一条浅蓝色的牛仔短裤,脚上穿一双红色的帆布鞋,这样子反而让人的视线集中了在大腿的身上,白里透红的美腿,无瑕疵。“我…我只是….”我被罚站了,站在了姐姐的身边“你还看”我急忙把视线从姐姐的美腿上移开“为什么要舔我的帆布鞋”“我只是有恋物癖”“恋物癖?那是什么”我怎么好意思说出口啊,说我非常喜欢女生穿个的帆布鞋,高跟鞋?我很舔这些鞋子?不可能说出口的吧我扭扭捏捏着,姐姐看了严厉的说道“快说”“我只是喜欢姐姐穿的鞋子,我想舔干净,我想用姐姐的鞋子撸官,我想姐姐用帆布鞋踩在了我的老二身上,踩在我的脑颅上”我坦白了,我瞄了一眼姐姐他一脸无奈的样子,把手压在脸上“啊,我怎么会有这么一个变态的**”“……..”我不说话,与其是不说话,反而是不好意思说了“你干这事情有多少久了”她质问我“三个月了”“什么三个月”一脸惊讶“恩”我点了点头“三个月来你每天都舔我穿过的鞋子?”“恩”点头点头“不觉得臭吗”姐姐在学校是跑田径的,每天回来都在脱下帆布鞋然后第一时间去洗澡的,我就在姐姐洗澡的那一段时间,用姐姐的帆布鞋撸官,闻鞋的气味。由于父母长期不再家里,所以我干这事情已经有一段时间了“没有那回事,姐姐脚上的气味可是很好闻的”我快速的将这段话语说出了,怎么可能会有臭味,姐姐的美足可是非常漂亮的,我一直想舔,可是我不敢,在她睡觉的时候我有想过,可是我没敢做“是…是这样吗”姐姐的脸上有点微红了,干嘛了?我说的话语有这样的生气吗?“恩,肯定的。姐姐的美足可是世界上最漂亮了”“不用卖嘴乖了,这件事情我一定要告诉父母才行”“不要”我的腿立刻软了下来,马上双膝跪在了地上“你干嘛跪下来,想认错啊”不是的,只是没力气了“好吧,既然你有这个诚意,那我就可以考虑不告诉父母”“真的吗?”太好了。“但是”“但是什么,说吧,姐姐只要你要求的,我全部都做得到”“好吧,那我问下,你这种行为都很常见吗”“也不是那样说,只是单纯的有人喜欢而已,每个人都有这些习惯,对女生的足部幻想”“噢,你们男人真是变态”“那你可以跟我说下嘛”“我可是抖M呢,姐姐是女王”“什么意思”“我是受虐狂,姐姐是施虐狂”“啊”“就是这样一种互惠互利的关系”“噢,原来如此”“那决定了,我不告诉父母也行,我就当女王,你当我的狗吧”“哎”回到顶部“不喜欢啊”“不是的,我的主人”“主人,在叫我啊”“当然,我的主人”我四脚撑地,现在完成是一个小狗的样子“汪汪”“还学狗叫呢,舔一舔我的帆布鞋”我爬过去,用舌头将姐姐的帆布鞋鞋底舔了一遍,有很多沙子,当在姐姐的帆布鞋底面都是一种美味的东西“还真好呢,有个狗,服侍我”“汪汪”

上一篇:妻子的厕奴 下一篇:夜店女王